铫怎么读(铫怎么读音)

2020年1月11日12:39:27 发表评论

铫怎么读

铫怎么读

铫拼音:
[diào]、[tiáo]、[yáo]
基本解释
1. 铫 [diào]2. 铫 [tiáo]3. 铫 [yáo]
铫 [diào]

煮开水熬东西用的器具:~子(煎药或烧水用的器具)。沙~。药~儿。
铫 [tiáo]

古代兵器,像矛。
铫 [yáo]

古代一种大锄。
姓。
详细解释
1. 铫 [diào]2. 铫 [yáo]
铫 [diào]
〈名〉
〈方〉∶铫子 [a pot for decocting herbal medicine or heating up water]。煎药或烧水用的器具,形状像比较高的壶,口大有盖,旁边有柄,用沙土或金属制成。如:沙铫儿;药铫儿
另见 yáo
铫 [yáo]
〈名〉
一种带柄有嘴的小锅 [small cooking pan with handle and sprout]。如:铫盏(即铫子。又叫铫铛)
大锄 [farm implement]
耕考必有一耒、一耜、一铫。——《管子》
又如:铫耨(铫和耨。种田的用具)
另见 diào

铫怎么读音

铫怎么读音

铫,有三个读音。分别是:[ yáo ] [ diào ] [ tiáo ] 

本义:便携小金属锅。后引申为一种带柄有嘴煮开水熬东西用的器具。

铫的基本解释:

铫[yáo]

1. 古代一种大锄。

2. 姓。

铫[diào]

煮开水熬东西用的器具 :铫子(煎药或烧水用的器具)。

铫[tiáo]

古代兵器,像矛。

扩展资料:

铫在文章中的应用:

”无把铫推耨之势,而有积粟之实,此有其实而无其名者也。”——《战国策》。作者:(西汉)刘向

译文:不用拿锄推犁耕作劳苦,却积粟满仓,这就是有其实而无其名。

相关词语解释:

1、铫弋[yáo yì] 

羊桃的别名。叶似桃,花白色,子如小麦。

2、铫耨[yáo nòu] 

铫和耨。锄田的用具。

3、瓦铫[wǎ yáo] 

陶制的烹煮器。

4、石铫[shí yáo] 

陶制的小烹器。

5、鏄铫[tuán yáo] 

铁锄。泛指田器。

鈚怎么读

鈚怎么读

釫huá 古同“铧”,耕地起土的农具。
釭gāng。1:油灯。“但愿置樽酒,兰~当夜明。”2:车子中用以穿轴的金属眼。
釱 dì 铁镣,加在脚上的锁 [iron pincers] 刑则交寒害釱。
鈜,hóng,“铿鈜”( kēnghóng),也作“锵鈜”。金属撞击时发出的声音

钎 [qiān]
[qiān] 〔~子〕一头尖的长钢棍,多用来在岩石上打洞

鈃 [xíng]
[xíng] 见“钘
鈚 pī (1) 犁刃 [plough’s blade] 鈚,犁馆别名。

名字铫怎么读

名字铫怎么读

  铫 yáo

  铫姓
  以上诸剧,尽管剧中主要人物刘秀、姚期、马武、岑彭、杜茂、邓禹等都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,但戏中所演故事和人物性格,均与史不符,因此不能算作历史剧。略作说明如下:
  首先,从历史记载上看,刘秀即位后,并未因贪恋酒色而杀戮功臣。刘秀号为中兴明主,史称其“明慎政体,总揽权纲,量时度力,举无过事”(《后汉书·光武帝纪下》)。他即位后,虽然削除功臣的兵权,然而皆赐以优厚的封土食邑;“故皆保其福禄,终无诛谴者”;众功臣“莫不终以功名延庆于后”(均见《后汉书·马武传》)。他曲意保全功臣之事极多,在历代帝王中是少有的。众所周知的优容“强项令”董宣,就是一例。刘秀皇姐湖阳公主府中护卫赵彪,仗恃公主权势,在三家店刀伤二命。洛阳县令董宣,不畏皇亲豪势,坚持国法,在途中夏门亭(洛阳郊区)阻拦公主舆驾,指责公主不该包庇家奴,强行缉拿杀害人命的护卫赵彪,并当场处斩。湖阳公主感觉脸上无光,在盛怒之下,上殿向光武帝诉告,请求惩办董宣。董宣上殿辩理,光武词穷,要董宣向公主赔情了事。董宣刚直不阿,宁领抗君之罪也不赔情;光武帝命殿前武士强迫董宣叩头,董宣坚强不屈。公主用言语讥刺光武帝:“文叔(刘秀字)为白衣时,藏亡,匿死,吏不敢至门。今为天子,威不能行一令乎?”帝笑曰:“天子不与白衣同。”因敕强项令出。赐钱三十万,宣悉以班诸吏。由是搏击豪强,莫不震栗。京师号为“卧虎”(《后汉书·董宣传》)。刘秀对待外戚,也特别注意控制,如阴皇后的兄弟阴识、阴兴虽有功劳才德,也不曾委以机密要职,只是多赐些田产而已。当时外家亲属都能做到遵奉法纪,无敢结党营私,任意胡为者,因此都得善终。
  据史载,刘秀有一个妻子,确实姓郭,系刘秀征河北,至真定时所纳;建武二年,立为皇后。可是后来阴贵人得宠,郭后“数怀怨怼,遂废为中山王太后”(《后汉书》卷10上《光武郭皇后纪》)。刘秀另立阴贵人为皇后。郭妃的父亲名昌,曾经“让田宅财产数百万与异母弟,国人义之”(同上书)。早在刘秀收抚河北时就已“早卒”,根本未见过刘秀,何言在朝专权?以至被打死!可见戏中所演故事,皆属虚构。
  其二,戏中所演姚期之事与人物性格均与史实不符。据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,“铫期,字次况,颍水郏(今河南郏县)人也。”铫、姚二字虽同音,实则并非同姓。“铫”系古国名,属于以国为姓一类,“姚”属于以地为姓一类。因铫姓罕见,后世遂以同音致讹。铫期的字为“次况”,剧中却为“子匡”,也是由于音近而讹。刘秀巡行河北时,铫期为邓禹部下;“禹以期为能,独拜偏将军”(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),事后报告刘秀,刘秀十分赞成。刘秀称帝后,封安成侯。戏剧中说封“伴驾王”,是没有根据的。剧中说他奉命镇守草桥关,这也与史不符。按草桥关之名起于五代,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13:“高阳关,在(高阳)县东。《县志》云:在县之三岔口社,一名草桥关。五代周显德五年收复三关,建为高阳关砦。”在东汉初年,实无草桥之名。《后汉书》本传记载,光武即位后,以铫期为魏郡太守,行大将军事。建武五年,又以铫期为太中大夫;调回洛阳后,又拜卫尉,中间并无出镇草桥关之事。至于铫期的人物性格,也不像戏中所演之深感“身在帝王边,如牛伴虎眠。一朝龙颜怒,四体不周全”那种老于世故、小心翼翼的态度。恰恰相反,铫期是敢作敢言,“其有不得于心,必犯颜谏诤”(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)。光武帝常常微服出行,铫期拦路顿首车前说:“臣闻古今之戒,变生不意,诚不愿陛下微行数出。”(同上)刘秀只好纳谏折返。
  其三,历史上并无姚刚其人。戏剧演出中,谓铫期之子姚刚,字霸林,性格倔强,两军阵前,锤震番王,甚是英勇,并因功被封为“猛烈侯”。因打死太师,被发配湖广充军。实则历史上并无姚刚其人。据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:期有二子,一名铫丹,铫期死,嗣为安成侯。光武帝念铫期为国忧劳,功勋卓著,又破例封其次子铫统为建平侯。自铫丹而下,凡历四世,代为侯爵。可见姚刚之名,纯属子虚。所演其建功封侯及打死太师等情节,均非事实。至于说其被发配湖广充军,尤属无稽,因湖广一名产生于元初,东汉时也并无此行政区划。
  现在要探讨一下,像刘秀这样一个历史上号称“中兴”的明君,为什么被后世的戏剧家加上滥杀功臣的罪名呢?这不能不从有关光武帝的几出戏的取材来谈谈。上面提到的《上天台》、《打金砖》、《姚期》等戏,基本上均取材于《东汉通俗演义》。此书系明朝人谢诏所作。谢诏为万历年间一书坊主人,其生平不详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是一个猜忌多疑、杀戮功臣的名君,仅胡惟庸、兰玉两案,因牵连被杀的就达四万人,引起当时正直人士的不满,但当时法禁森严,人民敢怒而不敢言。中期以后,法网稍疏,聪明的知识分子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,以前代著名皇帝为主人公编成演义小说,藉以讽喻现实。这种作法既可避开文网罗织,又发泄了胸中块垒,在当时历史背景下,是可能采取的一种比较巧妙的抒发。关于扭曲刘秀的几出传统戏,则是根据演义故事加上作者的发挥编造出来的。

汴梁锡铫怎么读

汴梁锡铫怎么读